WEPLUS

品牌声明

理工男也有文艺梦,理智与情感碰撞的他是如何建立起艺术家具王国的?

文章描述

STAY WITH ME · 100椅凳展正在WE+酷窝上海复兴广场空间举办,每天迎接着络绎不绝的参观者,映衬着深邃迷人的克莱因蓝。100把错落有致的椅凳陈列其中,美好家具前沿艺术实验概念三大主题尽收眼底。其中也包括今天我们要介绍的主角——“明暗”家具。
▲明暗设计是2012年在上海创立的设计工作室,于2013年推出独立设计家具品牌明暗在设计上海的展出中,因独特的设计语言,并和中国传统工艺结合的特点受到瞩目。“明暗”致力于设计、制作、精选及搭配人性化的当代艺术装饰性家具产品。
▲ 位于WE+酷窝上海复兴广场空间1F的“明暗”工作室
 

本次我们的主角是2017年9月入驻WE+酷窝的现代家具品牌“明暗”创始人——钱小昆,常去法国的他还有个很“法式”的名字——Antoine Qian,一起听他聊聊关于“明暗”的那些故事。
Q:创办“明暗”的初衷与契机是什么?
A:我们是在2013年创立的“明暗”,之所以做这个品牌的原因是我们觉得国内很多的家具品牌都比较拘泥于老的形式。而消费者在选购家具的时候也往往会拘泥于中式还是西式的选择,以及木料的材质这些传统的元素。
那我们比较有幸看了很多世界一流设计师的作品,所以我们觉得中国也需要这样一批能够突破框架、突破传统概念的产品。同时我们也对中国消费者的审美趋势非常有信心,基于这些考量,我们就创立了这个集艺术装饰性与功能性为一体,并且拥有独立设计语言和独立设计体系的品牌。
Q:“独立设计语言”具体是指?
A:我们的核心slogan是“Designs Echo Nature”。我们的设计皆是基于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最美的比例,最优雅的曲线。这些美并非来自于人,而是源于自然的创造。
因此,我们的一切设计归结为设计师对自然造物的回应。
同时我们的用户也主要集中于拥有独立审美能力的群体,我们会根据他们的回馈,不断优化产品设计。所以可以说“明暗”的产品是我们与用户共同的创作。
.


Q:“明暗”的设计都是你亲自操刀的吗?
A:“明暗”的设计基本是由我和合伙人李晟联手完成的。我们7、8年前在一个艺术展上认识的,因为都很喜欢老上海Art deco风格家具,所以非常聊得来。李晟老师是油画和雕塑爱好者,是个艺术家。所以他更加侧重外形的设计,而我就着眼于内部结构和工艺上的考量。

.
▲ 可变化多种形态的飞船沙发
▲ 100椅凳展参展作品 - V椅 由“明暗”合伙人李晟设计
Q:“明暗”入驻我们复兴也有一段时间了,您觉得目前为止入驻的体验如何呢?
A:整体体验非常不错,WE+酷窝的员工也非常热情,效率很高。最近又办了椅凳展,人流量又有了很大的提升。
Q:那在这有结识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吗?
A:我觉得在这里创业的朋友其实大家都很惺惺相惜的。因为愿意好好的找一个地方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的人,其实本质上来说,都是愿意把一些好的东西呈现给这个世界的。 包括我们旁边的这个花界·Phlower,等等。其实大家都是这样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可能我们做的东西不一样,但我们的理念是一致的。
▲ WE+酷窝上海复兴广场空间中庭
Q:那到目前为止您的创业之路走的还顺利吗?
A:坦白而客观地说,创业不可能是一条很顺利的路。所有创业都是很艰难的。尤其是像家具这样一个很需要静下心来的产业:每一件的产品,从设计,到生产,到最后的包装运输以及售后服务,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而且都很难。
所以,整个路走到今天,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要提升的地方。创业的路一定是艰苦的,而且这种艰苦会一直持续下去。你会碰到各种问题,包括你的库存产销一体化的问题、生产工艺的问题、等等等等,都会碰到。
Q:刚才说到创作这些产品的时候需要自身的打磨,那么您觉得自己一个有耐心的人吗?
A:我觉得是,这是一个不停的过程吧。可能起初我们没有把这个事情想的那么复杂,以及周期会这么长。但一旦你开始做了并且看到了成就,你会慢慢地在这个过程中和产品产生一个互动、一个生命互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慢慢把心放静下来,然后不断的去完善你的产品。
其实你会发现做家具的人都不像是做生意的人,而更有木匠的感觉。因为这是在一直和产品对话的当中所形成的一种性格。入行一开始其实会比较焦虑,比较着急。但是一旦进入正轨以后,就会慢慢放下这种焦虑,然后把节奏控制好。当然也不能说完全很佛系,但一定是需要静心把这个产品做好的。
▲ “明暗”创始人——钱小昆Antoine Qian
Q:据说您是一个传说中的“斜杠”青年,除了主业外,还喜欢收藏电影? 
A:是的。其实我最早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和电影相关的,因为我的家庭背景和电影行业相关。我是一个从小在电影院里长大的人,所以电影对于我来说就像精神食粮一样:它从来没有远离过我。
电影是融合各种形式艺术为一体的,那么对于一个热爱电影的人来说,他就能通过电影接触到了各种艺术最高的形式。我还是收藏艺术类为主。因为商业电影相对来说娱乐性会比较强,但是收藏的价值没有那么高。
Q:您有特别喜欢的作家吗?
A:包括像罗贝托 · 波拉尼奥、米兰 · 昆德拉,包括像前阵子看的卡波特,基本上思辨性比较强的作家,还有对现代比较有反思的这样一些作家。小说我也一直都有坚持在阅读。
小说不仅仅是描述问题,还是对于生存和思想状态的一种阐释,而且通过这种阐释,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人类社会背后的一些成因和历史等等,所以我觉得阅读小说是特别有节奏感的一件事情。
▲ 法国著名作家 米兰·昆德拉


Q:您喜欢的电影或者书籍会对设计产生影响吗?
A:那是肯定的,时至今日,我们谈回“明暗”的设计,其实很多元素都是和我之前读的小说、看的电影都是息息相关的。
不管是文学也好、电影也好,摄影也好,所有的艺术形式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一种人对于自身以及对于世界的理解范畴,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做“明暗”,其实是我们对所在的生活状态以及对自然的一种理解吧,可以这样说。
Q:这里的哪件作品是受到启发而创作的?
A:比如小鸟书架,“明暗”很多的设计语言都含有“鸟”这样一个元素。
我们对于鸟的设计理解是在北欧的森林里有各种各样鸟类的群居,它是和自然相处得最和谐的一种动物。鸟也在很多小说和电影中被提及到,尤其像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暴雨将至》中第一句话“当嘶鸣的群鸟逃离阴霪天际时,众人沉寂无言,我的血因等待而沉痛。”这是梅萨·塞利莫维奇的一首诗,就是和鸟相关的。
▲ 栖息鸟型置物架,于2016年获得外观设计专利
Q:因为在WE+酷窝空间也有许多创业者,那么对于有创业梦想的人,作为一个“老司机”,您有什么建议吗?
A:创业需谨慎!(笑),因为很多人都在说创业99%是死路一条,这不是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创业确实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不是你有一个想法或者你有一个产品就可以成功的。这会考验一个人、一个团队各方面的能力。
最关键的一点是你要有持久性和坚持性,要想好你在人生最黑暗的人生经历中,要怎么去面对接下来要走的路,这可以说是对于人的信仰的一种最大的挑战。所以很大程度上,很多所谓创业成功的人真的是因为他在这种黑暗下能坚持了下来。在这种黑暗下能坚持下来就是因为信仰。
譬如对“明暗”来说,我们的信仰就是“美”。哪怕在最黑暗的时候,只要看到你亲手创造的“美”,就能有力量走下去。